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妖盟之狐妖
妖盟之狐妖

妖盟之狐妖


 妖盟,是妖界已来对抗道盟的一个重要工具,如今妖盛道衰,妖盟也从对抗道盟的主要工具变成了妖界内部争权夺利的工具。

  在经过(鬼知道多少)届后,初代盟主涂山红红的妹妹涂山雅雅,成为了妖盟的新一任盟主,虽然妖盟盟主之位以武力而定,可是雅雅也并不一定是妖盟中战力最高的那个,在下面,还有着不少人对妖盟盟主的位子有着不少的兴趣,比如冥龙族少东家,何浩。

  「照俺说,就该给人类狠狠地来一下,这两个月来,俺有不少瓜娃被他们抓了,盟主,再这样下去,我们可就得绝种了!」牛族长拍着桌子说。

  「盟主,我们族也有不少被抓的,而且很多都是女人,我们族女的本来就少。」
  「你们的算什么,你们的只是被抓了,还救得回来,我的族人这段时间里,可是被杀的杀,挖内丹的挖内丹。」蛇族长吐着蛇信,猩红的眼睛中满是杀意。
  坐在首席的雅雅单手搀扶着头,看着下面一片的吵杂,说来说去,主要内容就是向人类报复。

  「够了!」被他们吵的不耐烦的雅雅释放出一股短而强的寒气,众妖立即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雅雅环视四周,「这件事我会和道盟的人交涉的,没什么事就散了吧。」
  「这……」众妖互相望着,一时不知说点什么。

  见众妖不散,雅雅从座位起身离开。

  「盟主留步。」一个长相一般,可眼睛中却透露着凶狠精光的少年叫住雅雅。
  「什么事!?」雅雅停下脚步,俯视着坐在末尾的少年,这少年便是何浩了。
  何浩站起来,「我看雅雅小姐似乎对我们妖族的事务不是那么的关心啊。」
  「所以……」

  「所以,我想雅雅是不是应该卸下妖盟盟主的身份。」

  「哦……」

  何浩的话就像是一个石子扔进平静的池塘那样,激起了一圈圈的浪。

  坐在最前的欢都擎天,在桌子磕了磕烟灰,「何少主,你们冥龙族久居深海,可能不知,我们这妖盟盟主百年一任,你要是想当妖盟,那么你就等上五十年吧。」
  「无知小儿……」雅雅无视何浩的从他身边走过,看向何浩的眼神充满了不屑,在雅雅看来,何浩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纨绔子弟,以为自己在海沟里厉害了,就跑到陆地上犯傻来。

  不过何浩是傻子吗?

  一股可以和雅雅披肩的寒气,从何浩身上爆发而出,目标直指雅雅。

  随猝不及防,可是雅雅还是在何浩的寒气即将攻击到自己的时候,展开自己的妖力来抵御何浩的寒气,可是当寒气和妖力一接触,异样发生了,只见雅雅的妖力被寒气迅速的冻结,并且袭进了雅雅体内。

  雅雅发动体内的寒气,将入体寒气逼出身体。

  雅雅的眼睛中闪出凶光,手指将无限酒壶的塞子扒掉,「你找死!」

  「不敢不敢,既然雅雅小姐任期未到,那么在下就来替在下的弟弟讨个说法。」
  「你弟……谁?」

  「十年前在你们涂山被雅雅小姐你打断五肢,逐出涂山的那三个废物。」
  何浩这么一说,雅雅倒是想起了这么一摊事,「那两个调戏我们工作人员的废物啊。」

  「雅雅小姐记性不错。」

  「那么就废话少说吧。」雅雅举起无限酒壶猛灌几口酒,六条尾巴爆现,一时间四周都结上一层的冰。

  何浩也不甘示弱,也释放出和雅雅匹敌的寒气来,一时间气温猛跌到零下几十度。

  各大妖王也是全力发动自己的妖力,来抵御这极低的气温,这一丝丝深入骨髓的严寒中,众妖王却从中闻到了一股即使是他们,也为之胆寒的杀气,一方的成名已久的涂山当家,何浩虽说在妖界中是新人,可是却在两年前大战道盟三千大军,道盟盟主及其数十名高手,皆死于何浩之手。

  而冥龙族久居于深海,但每次出世,都会在人妖两界兴起腥风血雨,而且有着大量堪称逆天的妖术和可供妖使用的法宝。

  冥龙族还有着统治大陆的想法,曾经冥龙族的先人就发动过征服大陆的战争,妖族和人类在冥龙族面前,不堪一击!

  大片的土地成为冥龙族的地盘,不过在这个时候,冥龙族内部的海洋派发动了政变,推翻了想要统治大陆的大陆派,不甘失去权利的大陆派和海洋派打了几百年的内战,就连占领的土地都不要了,全部兵力都调了回去,大陆的妖们才躲过了这么的一场灭顶之灾。

  要不要溜,这是大部分妖王的想法,可是并没有实现的可能性,因为周围已经被何浩和雅雅的寒气包围了,别说离开了,就连喷一下,分分钟都会变成一坨冰渣子。

  就在何浩和雅雅准备开干的时候,一道紫色的身影,插入到两人中间。
  闯入者正是欢都擎天,「何少主,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,今天就先收手吧,改天你们找个没人的地方,在打一顿。」

  「欢都……」何浩意识到如果自己继续在这里刚的话,那么欢都擎天绝对会站到雅雅那边,「既然欢都前辈都发话了,晚辈不敢不办。」

  何浩收起自己的寒气,雅雅也收起自己的寒气。

  雅雅现在很想在现在就宰了何浩,可是做了这么久妖盟盟主的雅雅,大局观还是有的,虽然现在妖界占上风,可那也是在顶尖战斗力方面,而且如果在众妖王面前杀了何浩,会使涂山在一定程度上被孤立,应该除了一开始的那几句,剩下的那些对话,都是直接的精神交流,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两都说了什么。

  最重要的一点是,冥龙族居而海外,而且控制着大面积的海域,大河,如果现在和冥龙族交恶的话,对涂山的生意打击不小。

  「雅雅小姐,我们后会有期。」

  何浩走后,雅雅也没有兴趣再待下去。

  「雅雅小姐,冥龙族生性睚眦必报,你废了他们两个人,他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。」

  「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吧,我涂山雅雅还没怕过。」

  「冥龙族不常和大陆往来,他们的手段你们也了解多少?」

  「不必了……」

  雅雅径直离开,留下一群懵逼的妖王。

  涂山的使馆里,容容正泡着一壶好茶,雅雅推门而进,「姐姐要不要喝一杯。」
  雅雅默不作声的关上门,嘴角流下一丝血,「姐姐!」容容紧张的跑到雅雅身边。

  雅雅摆摆手,「没事,被暗算一下而已。」

  「是谁!?」容容眯着的眼睛半张开。

  「一个小人而已……」

  「我来替你疗伤。」

  「不用,这是寒气不稳,我去调息几天就可以。」

  「那姐姐你快去调理一下吧。」

  「嗯~这几天就交给你了。」

  「放心吧姐姐,对付几个大老粗我还是可以的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雅雅进入到内间中调息。

  傍晚时分,一个蛇族的使者送了一封请柬给容容,原本容容是不打算去的,可是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后,容容还是决定去看看,交代下人不要打搅内间的雅雅,然后就带着几个人去赴宴了。

  月亮高挂在天边,今晚没有什么云,皎洁的月光倾倒而下,涂山使馆中,身着白衣的女人们还在忙碌,她们需要将今天买来的东西进行分类,整理,因为数量很多,她们要提前将一些打包回涂山。

  妖界大会每十年一次,每一次的妖界大会不仅仅是各大妖王齐聚一堂,还是各族商人交易买卖的时候,每次的这个时候,容容都会带着一大群人来收购需要的,但是在平时不是那么可以买到的东西。

  涂山使馆没有卫士,因为每一个涂山的族人都是法力高强的妖,任何宵小胆敢闯入涂山的,都会体验都什么叫做地狱副本。

  使馆的后房,是雅雅和容容住处,平日里也只有仆人定时的去打扫,平常时间都不会有人进入,可是今晚的后房,却有点奇异的地方,虫儿们齐齐的停下了叫唤,就连树叶也没有在风的吹动下摆动,而且皎洁的月光在在这里暗上不少,仔细的观察,池塘中的一条鱼,伫立着,闪闪发光的水滴滞留在它的身边,仿佛就是一个极为精美的模型那样。

  雅雅的房间的窗户被捅破一个孔,一个红色的眼眸通过这个孔窥视着里面,雅雅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,盘着坐在床上,雅雅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如同是一个人偶那样,对推门而进的三个人视而不见。

  「老二,大哥的时间暂停器真是好东西啊,就连涂山雅雅这种大妖都中招了。」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,冥龙族的老三。

  「哪是!我们老大的好东西多的去了,下次再找老大要点。」冥龙族的老二长得很矮,一双眼睛眯起来,压根就看不见哪是眼睛,哪是褶皱。

  老二望向雅雅的方向,那一双小小的眼睛里,充斥着欲望和大仇将报的爽感。
  雅雅的下巴被老三挑起来,轻柔合拢着的眼睫毛遮住了雅雅的眼睛,嘴唇闭着仿佛雅雅正甜美的沉溺在梦乡之中那样。

  「老二,这个小贱人长的还是蛮漂亮的。」

  「哈哈,这双大奶子就跟面团似的,我来做包子,哈哈。」老二已经撩开了雅雅胸前的衣服,大手握住了雅雅的一只奶子,手掌用力地捏下去,白嫩白嫩的乳肉从老二的指尖满溢而出。

  「好你个老二,居然抢食!」

  「切……自己手慢关我什么事?」

  「嗯……这贱人的奶子手感果然不错。」气愤的老三用力的揉捏雅雅的另一只奶子。

  老二的另一只手慢慢的滑向了雅雅的大腿,摸了一会雅雅光滑的大腿,手指向着大腿根部的三角区进发了,老三抓住老二的手,「老二,你干嘛?大哥不是说了不让我们碰这贱人的小穴的吗?」

  「没事,我就摸摸这贱人的小穴而已,我怎么敢碰大哥的东西。」

  「你小心点!你要是碰坏了那膜膜,你的那玩意就别要了。」

  「好好好……」

  说完后,老三调整一下雅雅的头,手在雅雅的下颚用力的一捏,雅雅闭着的嘴唇微微的打开的一条缝隙,老三头一低,吻住雅雅的嘴唇,舌头伸进雅雅的嘴巴里,肆意的搜刮掠夺雅雅嘴巴里那甘甜的唾沫。

  「操!!」老二突然爆粗,在雅雅小穴外摩挲的手甩离雅雅的大腿,老二的食指正在冒了白色的气体,手指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,透过洁白透明的冰,可以看到老二的手指已经是严重的冻伤了。

  「妈的!这贱人的小穴里跟冰窖似的!」

  「叫你不自量力。」

  「老三,你让开,摸一下小穴就敢弄伤你,看我不肏死她!」老二脱下裤子,将自己二十厘米的肉棒露出来,跨立在雅雅的面前,肉棒正对了雅雅的嘴巴。
  让出位置的老三也不甘寂寞,走下床,拉直了雅雅的双腿,将雅雅的一双玉足拉倒自己的肉棒前,因为是出自同一个精原子的原因,老三的肉棒和老二的肉棒是同一个尺寸的。

  大手包住雅雅纤小的玉足,感受着柔软的足底,有着优美弧线的脚弓所带来的美妙触感,两个大拇指缓慢的一个个的捏着如葡萄一般的脚趾。

  将两只玉足并在一起,中间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口子,老三抓着两只玉足套在自己的肉棒上,龟头挤进由玉足的柔软足底组成的洞中,然后是棒身,直到玉足碰到了睾丸,老三才将雅雅的玉足缓缓的抬起,刚开始的时候,老三为了更好的感受雅雅玉足的柔软,动作比较的缓慢,等老三的肉棒熟悉了雅雅的玉足,套弄的动作也跟着的变快了。

  看着老三开始玩了起来,老二也不甘示弱,双手搂住雅雅的脑袋

  ,肉棒大力的在雅雅的嘴巴里抽插,雅雅的小嘴被老二粗大的肉棒撑的满满的,撑成了一个圆形来。

  因为雅雅现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那上下两排的银牙,经常的磕到老二的肉棒,不过和雅雅嘴巴带来的快感比起来,那如同是蚊子叮咬的疼,根本就不是事。

  虽然雅雅的嘴巴已经尽力了,可是老二的肉棒还有一截留在了外面,无法闭合的嘴巴让晶莹的唾液流淌下来,滴落在雅雅丰满的奶子上。

  用雅雅玉足套用肉棒的老三,气息变得急促起来,将双足包住紫色的龟头,用力的向中间挤压,柔软的足底凹下一个坑,老三的肉棒跳了一下,粘稠十足的精液瞬间就将哪个坑填得满满的,还有不少的精液从缝隙中溅射而出。

  雅雅的整个玉足和半截小腿都被老三射出的精液染上一层白色。

  「呼……这贱人的骚脚玩起来太爽了。」老三兴奋的喘气说道。

  「这贱人的……嘴巴也是骚的……一逼,我的肉棒被挤的都有的疼了。」
  「你的东西可别被她的嘴给夹断了。」

  「去去去……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「怎么?断啦?」

  「哦……」老二突然后退一步,龟头刚刚离开雅雅的嘴巴,乳白色的精液顿时就猛地喷射出来,量足的精液直接就将雅雅的大半个脸给遮了。

  在老二和老三都射出了精液在雅雅的身上一会儿后,那些乳白色的精液如同水渗透进土壤那样的,渗透进了雅雅的身体。

  龙性本淫,冥龙族的精液中含有着极为强烈的发情成分,虽然这可以让普通的女人就此变成冥龙族的性奴,可是面对雅雅这样的大妖,精液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潜移默化地改变雅雅的身体。

  老二和老三交换下位置,老三来使用雅雅的嘴巴,老二来用雅雅的玉足。
  老二挽起雅雅精致的玉足,把玩了一会后,老二拿起床边的高跟鞋,为雅雅穿上,不过并不是全部穿上,而是穿上了前半节而已。

  白嫩的玉足挂着一只鲜红的高跟鞋,两种颜色形成视觉上的冲击,圆润的脚跟和质地柔软的高跟鞋之间,留着一个空,在诱惑着老二将肉棒插到这里来。
  老二自然不会错过自己创造的机会,固定住玉足的高跟鞋,肉棒缓缓的插进这里面。

  柔软的足底和略为坚硬的高跟鞋上下一起挤压着肉棒,老二扶住高跟鞋的,让高跟鞋往上顶,固定不动的玉足只能更加包容肉棒。

  虽然足底和高跟鞋没有一点点的润滑,可是由于足底的柔软和高跟鞋材质的高级,让老二的抽插流畅的很。

  老三跨立在雅雅的头上,让雅雅仰起头,脖子和嘴巴成为一条直线,老三扶着自己的肉棒向下的掰去,然后猛地用力一坐,老三爽的都叫了出来,粗壮的肉棒全部的插到了雅雅的嘴巴里,那宛如天鹅一般的脖子,被肉棒撑的胀大了一圈。
  老三扶着雅雅的身体,免得肏嘴穴肏到一半,雅雅的身体就倒了。

  随着动作的加大,老三的额头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汗来,可见这样的体位还是挺费体力的。

  最后一击,老三用力的坐在雅雅的脸上,脖子在不停的鼓起瘪下,老三将大量的精液射到雅雅的喉咙里,精液顺着喉咙直流到雅雅的胃中,被更好的消化。
  老二也在一声叫唤中射出了精液,红色的高跟鞋被乳白精液射的满裆,射完后,老二为雅雅穿好鞋子,一穿上高跟鞋,那里面的精液就被挤了出来,溢到地上来。

  「收拾收拾,我们该走了。」

  「马上。」

  「别墨迹。」老三让老二将雅雅的高跟鞋给脱下来。

  将一切都恢复到他们进来前的模样,两人准备离开,老二突然想起来什么,将一颗红色药丸赛到雅雅的嘴里,药丸一进到雅雅的嘴里,顿时就化作液体,随着雅雅的喉咙进入雅雅的身体。

  门被悄悄的关上,窗户也恢复了过来,月光也从这房间里爬过了。
「蛇族为我们涂山提供了这么多的物质,我们当然不会忘记,可是……」荣荣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「事情的起因是贵族的人到人类的地盘挑衅,还将人家的城主悬尸城门,现在你们的人被道盟抓了,就算我们涂山出面,也不占理啊。」
  「二当家,老夫也知道这点,所以……」蛇族长老将一张单子推到荣荣的面前。

  荣荣用眼角扫了一眼这单子,「长老,这不是东西的问题,是闹出这么大的一个事,,道盟可不会因为看着我们涂山的面子,就会放的人。」

  「二当家,老夫不会为难涂山,老夫只是想请在后头涂山撑撑场面。」
  「哦……撑场面?」

  「涂山只需行妖盟之职就可以了。」

  蛇族长老神秘兮兮的表示这件事情不需要涂山的人出面,只要在涂山撑场面。
  说的倒是轻巧,说是让我涂山在后头撑场面,只要我一应下来,恐怕整个妖界就都是到我们涂山是蛇族这次复仇、救药行动的后台,到是道盟找上门来,就用妖盟来挡着,看似皆大欢喜,实则我涂山就结结实实的把道盟的招上了。
  荣荣十分公式化的微笑,说「长老,我姐姐作为妖盟的盟主,自然会庇佑众妖。」

  「那么就……」看到荣荣就要接了下来,蛇族长老大喜若望。

  荣荣话锋一转,「不过,我们涂山家小业小的,恐怕难以担得起为蛇族撑场面的大任。」

  「这……二当家,我……这……」蛇族长老顿时急了,什么妖盟,在蛇族长老这种千年大妖眼里就是狗屁,得到涂山的支持才是蛇族长老的目的。

  蛇族长老一咬牙,心想着破罐子破摔了,「二当家,我们蛇族一个月后会攻打临近我蛇族领地的几座人类城池,我们就想着让涂山支持我们,二当家,请你开个价吧。」蛇族长老挑明了话。

  荣荣微眯着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些,蛇族的胃口可真大啊,和蛇族接壤的那几个城池可都是富可敌国的大城,道盟每年三成的税赋可都是从哪里来的,自己在后面吃肉,让我们涂山在前面挡刀子,真是好想法啊。

  「不是我们不肯帮助你们,我们涂山的实力和位置实在是难当重任,还请另请高明。」

  蛇族长老的脸色连连变化,最后归于平静。

  「既然涂山实力不及,那么我们也只好另请高明了。」

  「二当家我们还是来谈谈我们之间的药材的买卖吧。」

  「请。」

  「今年我们可以提供给涂山的药材比起去年……」

  蛇族长老和荣荣谈了一炷香的时间,一个蛇族跑了进来,在蛇族长老的耳边说了什么,然后蛇族长老就不好意思的说现在族里有急事,关于药材的买卖只能明天在说了,荣荣也没说什么,说明天再来拜访,然后就跟随从返回了使馆。
  荣荣离开后,蛇族长老立马就问那个进来的蛇族,「冥龙族答应了!?」
  「嗯,不过他们开了个条件……」

  「什么条件?」

  蛇族小声的说,蛇族长老听完后也是愣了一会,然后重重的点头,「你去回付冥龙族,我们答应了。」

  「我这就去。」

  「二当家,这都怪你不识好歹!」

  「少当家,我们长老说了,对于您提出的要求,我们定当全力。」

  「那么请回去告诉贵族长老,那几座城,已经是贵族的囊中之物了。」
  「小人在此就先谢过少当家了。」

  「你就不用谢我了,还是快点回去报喜吧。」

  「小人先告退了。」随从将蛇族的人送了出去。

  一名随从带着一个穿了黑色袍子,看不清脸的人走了进来。

  「少主,二号到了东西回来了。」

  「哟~ 这么快,没想到在我们那这么稀奇的东西,在南国居然这么容易弄到。」
何浩对二号的回归感到意外,原本以为是一件很是扎手的事情,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可以解决了,「你退下。」

  随从躬身行礼,静静退出。

  何浩看着二号说,「把那袍子脱了。」

  二号无言的将罩着全身的袍子给脱下,黑色的袍子下面,是一具很是曼妙的酮体,一双呼之欲出的奶子紧裹着一块布,一条开的很高的裙子无法起到遮掩自己修长美腿的作用,斗篷下遮掩的清秀俏脸下,那宛如是黄金一般的眸子却没有一丝的神采,像是一个人偶。

  「东西拿过来。」

  二号掏出一个透明的瓶子,里面装着一只蓝色的毒虫。

  何浩接过瓶子,仔仔细细的查看这只毒虫,「看来距离涂山成为我的东西,又进一步了。」

  何浩一只手举着瓶子,另一只手伸到了二号的裙子里,肆意的抚摸着二号光滑的大腿,而且摸的位置越来越高,慢慢的摸索到了二号的私密之地。

  何浩的指甲略微用力的划二号的小穴闭合的缝,敏感的小穴突然的被这么的一划,二号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,二号身体这么一抖,遮住脸的斗篷被掀开了一角,让人得以窥得全貌。

  这个二号居然是南国的公主!欢都落兰!

  「你们这些公主都是些小穴一被碰到,淫水就流个不停的货色吗?」指尖感到了一丝的湿润,何浩不禁的调侃了落兰。

  「……」落兰如同人偶,脸上心中都没有对何浩的说泛起一点点的波澜,因为现在的落兰,心已经被何浩给锁了起来。

  说到落兰成为何浩的手下,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,那时何浩为了寻找一种毒虫,前往南国,可是因为极其的不熟悉南国,何浩半个月里毫无成果。

  在又一次进入巫皇山的时候,何浩发现了也在寻找了什么的落兰,何浩灵机一动,既然我不熟悉这里,何不找个熟悉的,何浩使用自己的神通,擒住落兰,将寻找自己需要的哪个毒虫的信念植入到落兰的脑中。

  虽然这神通在落兰找到之前看似完全没有效果,落兰也没有被何浩擒获的记忆,落兰每天都会进入巫皇山中寻找毒虫,虽然落兰依然是在寻找毒虫,可是寻找的已经不是她原先要找的那只毒虫了,她寻找的是何浩要她寻找的那只毒虫。
  在落兰找到,并捕获了那只毒虫的时候,那个神通便会控制落兰的大脑,让落兰成为一具人偶,自动的来到何浩身边。

  何浩的两根手指无阻碍的插到落兰的小穴里律动了起来。

  落兰的小穴已经变得有那么的湿润了,虽不是那种水漫金山的程度,可也是涓涓细流了。

  噗嗤,噗嗤的水声不停的从落兰的小穴传出,数条闪着淫靡之光的水丝线吊在落兰的小穴下,修长的大腿也有着淫水随流而下。

  「找到了,没想到公主你的点这么容易找啊。」何浩笑着对落兰说,落兰依然没有回话,可是落兰的身体却在发抖,大腿也无意识的加紧来,似乎在忍耐着什么的样子。

  在何浩的手指之下,有着一个相较于小穴的其他部分不同的一颗小肉瘤,哪是落兰的G点,何浩现在还没有激烈的刺激落兰的G点,手指只是轻轻的摸着G点,可即使是这样,何浩的动作还是给落兰带来了很强的刺激和快感。

  虽然现在落兰失去了对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,可是落兰的身体还是在如实的回应了外界的刺激,小穴中流出的淫水数量开始了激烈的增加。

  落兰的小腿在发抖着,双手也在腰间握紧了拳头,毫无表情的俏脸上,浮现了一些淡淡的红晕来。

  何浩的手指猛的按了下去。

  落兰触电似的抖了一下,何浩感觉到包裹着手指的小穴,紧紧的包着小穴里唯一的异物,还在亢奋的蠕动着。

  因为高潮而大量流出的淫水,在地上积出了一个小水塘。

  收起毒虫,何浩的手揽住落兰纤细的腰肢,一拉,落兰顿时就跌在了何浩的身上,那双丰满异常的奶子压在何浩的胸膛上,压成了一双玉白色的肉饼来,何浩热乎乎的肉棒,被夹在了落兰的臀瓣之间。

  被落兰弹性十足的臀瓣夹着,而且因为何浩自身因为兴奋而连带着落兰的身体在轻微的摆动,被夹住的肉棒也就可以享受到美妙的按摩了。

  「先解开一点吧,不然跟奸尸似的,没点乐子。」

  何浩解开了一点落兰的法术,落兰的眼眸之中恢复了一些的光泽,现在的落兰会对外界的刺激,进行一些微小的反应,比如呻吟淫叫什么的。

  何浩捧着落兰的屁股,捧起来一些,让小穴口正对着肉棒,落兰的小穴贴着肉棒前后的动,很快银光闪闪的淫水就沾满了何浩的整根肉棒。

  「嗯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呜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小穴摩擦肉棒产生的快感,让落兰忍不住的轻轻呻吟了起来。

  待到肉棒完完全全的得到了湿润后,何浩扶起了肉棒,伫立的肉棒威武的指着落兰诱人的小屁股,可是肉棒对着的不是早已湿漉漉的小穴,而是落兰那闭合着的小巧菊穴。

  通过刚刚的指奸,何浩已经确定了落兰是一个处女,南国公主的开苞,怎么能是在一个对方不清醒的情况下完成,所以何浩现在还不打算拿了落兰的处女,而是留到一个合适的时间,然后才会让落兰成为女人。

  既然小穴暂时不肏了,可何浩还留着一肚子的火啊,怎么也要泄了。

  「二号,主人用你的菊穴来泄泄火好不好啊?」

  「呼……呼……嗯……」仅仅被解开一丢丢法术的落兰,显然无法回答何浩的问题。

  「那么我就来试试二号的菊穴吧。」

  捧着落兰屁股的手慢慢的落下,菊穴一点一点的将肉棒吞入体内。

  将粗大的肉棒插入狭窄异常的菊穴之中,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即使何浩的肉棒得到了淫水的湿润,可是这样就想流畅的插到菊穴里,显然不现实。
  「呜呜……疼……屁股……呜呜呜……」落兰婴孩一般的用着生涩的话语,倾述着自己所承受的疼痛,可是她这无力的话语,根本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何浩,落兰的屁股还在慢慢的落下,吞食着何浩的肉棒。

  肏菊穴比起肏小穴,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肏菊穴的时候,何浩可以将自己的整条肉棒都插到落兰的菊穴里,没有器官的阻碍,何浩的整根肉棒都可以享受到落兰菊穴蠕动、温度和紧闭所带来的快感。

  「屁股……好痛……不要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「还有一点就完全插进去了,不要乱动!」何浩给了因为疼痛而扭动身体的落兰一个巴掌,吃疼的落兰顿时就不敢动弹了,可是因为疼痛而扭曲的俏脸,将落兰所受到的疼痛,做了一个具象化的表现。

  「疼……疼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二号,你的菊穴可真紧啊,嗯……不过夹起肉棒来,也是很舒服。」
  「嘤嘤……疼……」在落兰的嘤嘤声中,何浩的肉棒全部插入到了落兰的菊穴里。

  完成了初次插入后,何浩暂时的停下了动作,先感受一下落兰菊穴带来的紧凑十足的快感。

  休息了两分钟,何浩捧着落兰屁股的手,再次的动了起来。

  肉棒从落兰的菊穴里缓缓的被抽出来,直到升到了仅有龟头留在落兰的菊穴里,然后落兰的屁股又一次的缓缓落下来,在这个过程之中,落兰自然是嘤嘤不停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何浩的动作还因为落兰的菊穴不适应自己的肉棒,所以抽插的很慢,可是等到落兰的菊穴已经适应了何浩粗大肉棒的抽插后,何浩那轻柔的动作开始转变,变得大开大合起来。

  被何浩捧着的屁股,就像是一个极为高级的自慰飞机杯一样,不停的用自己那狭窄的菊穴来套弄粗大的肉棒,全心全意的伺候着肉棒的主人。

  「屁股……好奇怪啊……被肉棒堵得满满……呜啊……好舒服。……屁股好舒服……好想……好想……好想一直这样下去……」

  「二号你可是南国的公主啊,只是被强奸菊穴就变得跟一个痴女似的,要是你那皇帝老爸看到,怕是要被活活气死。」

  「唔哦哦……更多的……屁股想要更多的……呜啊……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啊啊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啊啊!」

  「操,二号你居然又把你的淫水射到我的身上,看来要好好的调教一番才行。」
  在何浩肉棒的大力抽插下,落兰在猛烈如潮水那样的快感之中,已经到达了三次的高潮,因为体位的原因,落兰高潮喷出的淫水,全部的打在了何浩的小腹上。

  「我得好好的教训下你了。」何浩捏住落兰的立了起来的阴蒂,然后用力的捏了下去。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呜呜呜……屁股……小穴……呜呜。……」被捏住阴蒂的落兰如被咬了一口似的,猛地从何浩的身上站起来,可是何浩又怎么会让落兰摆脱,抓着落兰的屁股向下一拽,让已经将肉棒全部吐出来的菊穴,再次的将肉棒吃了进去。

  「呜呜呜……」小穴和菊穴的双重快感的刺激下,落兰很快的就到达了高潮。
  「唔……唔!」何浩精关一松,大量的精液射到落兰的菊穴里。

【完】